广告合作邮箱:fullgray@126.com
合理安排看片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返回

上了女朋友的侄女

来源:   发布时间:2020-10-19 14:02:28

           和小侄女的故事,得先说说她姨---我的女朋友。

          1.  她姨
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    她姨蓝儿是我离婚后通过人介绍的一个湖南女人。虽30有几,却是丰姿绰绰。我喜欢她那双腿,和丰腴得让人流涎的臀。白晰、丰腴、性感。架起炮来,当是十分舒服。这个世界如果没有婚姻的羁绊,仍然是美好的。有人会主动介绍B来给你日,而且没有人会说你淫荡下流。没有离婚的人,乘早啊,赶紧离了吧。守着一个B过一辈子,那是苦逼的生活啊。
          离婚后的婚姻恐惧尚未散去,我却立马被她收编,心里本是有点惶惶然。我想干女人,但不想结婚。但是这些日子还有些奇怪了,不想去夜店,不想聊其它女孩子。真是奇怪的想法。本来离婚后想打一顿乱炮,而今只想把火药往一个地方放。而她租住的房子,其实空空如也。她不过晚上十二点是不会回来的。我去也是“守株待兔”,以期她一回来,立马干炮。我的炮打洞打得啪啪响,别以为辛亥革命了。不,乃我日逼的声音也,鸟袋撞击阴户的声音,淫水咕咕流淌欢快的声音。我心想,我找对逼了。革什么命,我就死到这逼里头算了。就这样的逼才合我的口味。只要我想,我可以一直日下去。她的逼如水桶,可以轻易包容我的小小小小鸟。有时我从后面干她,有时我站着干她,千姿百态总是情。直日得天不老地不荒。越干她越欢。有时她也帮我“吹口哨”,她会说,你是一个正常的男人,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“男人”,我喜欢。我知道我很自然,自然得就象那墙头的草,总想窥视闺房的秘密。我有一颗装满荷尔蒙的男人心。说来奇怪,她姨第一次婚姻,据她说是那男人炮火太猛才离的婚。不知是真是假。她说她被搞得实在受不了啦。也许离婚后的干枯让她想了很多很多。终于发现这是男人正常的修为。或许是经历了太多的歪靶子机枪。痛感不行货的男人太多太多。这些我都不得而知。她在外面是一个强势的女人。开着一个有几十号员工的店。这样一个强势女人,天天小鸟依人般给我这个草民贱鸟打炮,真是爽歪歪了。暗地里我叫她水桶逼。木桶也,容积够大,水够多,只遗憾了,进出太自如。有时,进出太自如也是不得的。这就叫贱。
            在贱贱的日子里,我很想念和前妻做爱的情形。她那逼是套筒逼,就象打气的套筒,紧紧地握着你。每次操,就象一个流程作业,五分钟性起,十分钟加速,十五分钟双双都高潮叠起,二十分钟射,从高潮坠落。  每次她都能真到高潮。不象这个货,也不知道她哪时是顶。反正是只要你干,她全程奉陪到底。操!前妻说,没高潮?没有过。但前妻为人为事太过犀利。我就象囚犯,她就象警察,不,警犬。我的哪怕很小的一个慌言都过不了她的透视。我说她这样迟早会失去我,结果,真分手了。分手时,我最想唱的歌:“其实不想走,其实还想留,留下来陪你每一个春夏秋冬……”。唉,她是个保守的女人,有一个好机会,厂里让她出去承包销售,这是个挣大钱的机会,只因为厂里搞销售的女人都名声不好,陪客人吃还陪客人睡。她便辞了,跟着我过苦逼日子。还有一次,厂长在电梯里摸她奶子,她把人家扇了一巴掌。还回来告诉我。她与我想法不同,依我看,那是人家丢给你的绳子,你顺着往上爬就行。何苦来哉还在车间泡命运呢。我觉得给人干也不是坏事呀。至少我可以轻松点,不那么累。再说了,这不动产,生带来,死带走,留着不用也是不用。资源好好的,且是可再生资源,给人用用又何妨?虽于伦理不合,可哪条伦理不是绳子呢。捆着你也捆着我。绳子幸福吗,绳子是没有生命的,无所谓幸福还是不幸福。就象这伦理,也是没有生命的。但它却捆着活生生的你和我!
         有一种日子,叫求绿帽而不得的日子。
         因此,我想世界有点大,我想去日逼。她喜欢纯结,那就自己守着好了。她只想要一个好好好好鸟,这样的鸟在这样的社会,哪里去找哦。志不合不同与谋,分手了。只是她还是那样固执吗?是否离婚两年都没人日呢?在这方面,我也帮不到她。
        看看,她姨还没说完,就说的有点远了。今天的正文是她姨的小侄女小卉呢。

    2. 日她姨
       
       这是我的运气。叫搭配销售。日个姨,送个侄女。倒是划算。 不过事先没料到有这么好的事。
       “你是我收养的一头饿狼。”蓝儿总是这样笑嬉嬉地对我说。她姨就是蓝儿。蓝儿不是一般的女人。简单地说,她就不是个人,是个神。说的每一个字都是那么的滋润,每一个亲吻都有一个醉人致死的拥抱。每一个拥抱都要让你听到她的心跳,感到她魅力四射的女人曲线的味道。反正,她全身都是味道。是你想吃之,啃之,恨不得化在她怀中。最后,她就会给你一个圆。她的屁股就是一个圆。圆中便还有小圆。进入小圆,你就开始汲她的味道。操!我日。
       她给我买八百快钱一双的鞋,给我配几千的衣服。她似乎有意要把我扮成王子。我有点惊慌失措,也有点受宠若惊。我的月收入不够支付她的饭钱。而饭钱她是绝不付的。她也许认为男人就得付饭钱。妈呀,压力山大呀!

    3.侄女小卉
    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有一天,蓝儿,对我说,我侄女要过来。我说,好呀,不是还有间空房? 蓝儿坏坏地说,“我俩天天晚上动静那么大,她睡得安稳不?”。我说,“那……她还很小吗?”  因蓝儿本是外来的打工妹,所以她侄女我是没见过的。她姨说,小呢,24岁。熟了的,放心。说完嘿嘿地笑。“来,我给你看一张相片“,哗噻,不看则已,一看眼都直了,冒烟花了。原来,她那对波,鼓鼓地。浑圆,高耸。大啊。衣领包不住,直往外示威呢。那乳沟可能是我的百慕大了。到那儿,我准失事。从衣服看人品,一定是个极开放的冤家。那脸蛋瓜子型,柔感十足。我偷偷地咽了一口口水。这一口水竟让她姨听到了。说,我先警告你,别打她的主意哦。“怎么会呢,我们隔着一代呢,”我说,“那叫乱伦了”。她说,你不就是“乱乱”吗?“乱乱”是她给我取的绰号。何乱也?什么都乱。名如其人,她取得真是绝了。我这人就是乱乱的,全无底线。如女人无底裤。
 且说小卉说来就来了,正如照片上看到的一样,是个清秀的女孩子。那波很大,是原子弹型的,一打出去,估计两个广岛都会没了。可是奇怪的是,却是肚子有点儿大,莫非有身孕了么。我问她姨,她姨说,正是有孕了,却怀着个野仔。我问仔细,原来这个小卉,却是个可怜的女人。她本是医科大学的本科毕业生,毕业后分到她老家医院工作。她却不是个安分之辈。辞了职到广东混世界。在我作为一个白领领800块钱工资的时候,她在广东就有三千块钱工资了。还混了个男朋友,是建筑业的大款。家有妻室。不久小卉便有了他的孩子。小卉爱得他死去又活来,可他却把她给生生甩了。小卉这次来姨这,纯粹是避难来的。她辞了工作,坚持要把肚里的东西生下来。她姨如此如此地跟我说了。姨是坚决主张要她把肚里的家伙打掉的。然而死劝活劝都没有成功。
        小卉来了,家里不仅仅是多了双筷子,还带来了新的东西。是什么,我一时还摸不准。荷尔蒙,按一比一的比例来调,和二比一的比例来调,自然不一样。多了逼气!有两个空洞在我身边跑,空洞所放出来的逼气,就如空气中有了双重氧气,或叫痒气也对。那是天然氧吧才有的啊。
我见她姨对付侄女的办法不多。一个说打吧,打掉吧,别做一个傻女人。一个说,不管怎么样,这是一个鲜活的生命,他还在我体内跳呢,我不打,讨米也要把他养大。那你讨米去吧。说得激烈了,姨就这句话。小卉就哭。梨花带雨的哭。然后拿起包就想走。我就得做一个和事佬。东扯西拉中,我就变成一个揩油佬了。不小心还来点福利,接受她弹跳的丰乳的撞击。小行星撞击地球会导致物种的毁灭。小卉,别这样,我也会灭绝的,你想当灭绝师太么!
其实,我的想法和她姨一样,成为一个未婚妈妈,会让她沒有未来。阻止她生下来,也是我的天地良心驱使。就像不想让月儿失色,花儿凋零一样,我更不愿看到小卉毁灭。
对这样的女人,办法是有,难度也不小。说白了,她就是下水道堵了。第一要务是要转移她的情感,说白了,得有一个替代物。如今她本人又怀着人家的油瓶,谁又愿接手这个二手货? 掐来算去,除了我自己上,真还找不出第二个男人。其实我就只一个思想和观念开放的无底线男人而已,我能不能把所有的屎都往自己身上揽,我自己也没有底数。没钱没底气啊。我就是一个穷光蛋。我和她还隔着一个伦理的鸿沟,隔着一个蓝儿。
并不是天生有人喜欢搞侄女,但瓜棚李下难避,你懂的。小卉那小蛮腰一弯,白晰晰的奶子便尽收眼底;那齐B小短裤,总让人想象那耻骨下的B东西。她站在窗前沉思,我用目光把她剥光,以为那里站着《色戒》的汤唯。我感到头晕,如此恶性发展下去,我非要把她干了不可。我想像着从后面插入进去的快感。强奸的冲动,如此的强烈。我把所有的火力,最后都干进了她姨的逼洞里。越说隔墙有耳,就越冲动。撞击墙壁的声音,看来比她来前更大声了。
且说光阴如流水,你我她,就是水中的鱼,如果你不跃,就没有水花。简而言之,如果今天不行动,明天等着带孩子! 但是岁月的丝草里,并没有长出解决问题的灵芝草出来。
 我有个发小叫军军,  是那种狗卵事都谈的铁哥。他操的女人就多了。他就象那野狗,干过后就可以再不回来。而我哪怕对一个妓女,都会一步三回头。他对谁都拿得起放得下。小卉到来的事,他很快就知道了。他也把小卉当作绝代优物。他对我说,不出一个月我就要屌她的逼。军军是个能说会哄的人,又啥得花钱。鞍前马后的把小卉伺候着。她姨看在眼里,也不说什么。这女人的逼反正要给人屌的,没人屌就贱了。她是这样说的。一个暴风雨的晚上,军军就没回家了。把卉给日了。他在那边日,我在这边日。这房子就没一点寂寞了。大早起来,姨侄两个都脸色红润如沐春风。 特别是小卉,完全象换了一个人。有说有笑,完全回归到青春岁月了。全忘了肚里还怀着孩子。乘机我们就又加大力度,劝她把肚里的孩子做掉。然后意想不到的是,她仍然坚持把孩子生下来。她扶着肚子说,我生孩子不关别人的事。我就要一个人把他养下来,他已经是个生命了。总算领教女人的固执了。难怪她姨说小卉和她不是一样的人。她姨是一个可以吒咤风云的人物,而她不是, 这就是区别。
       日子就这样过着,转眼间又三个月了。肚子已经大到无法掩饰了。
小卉天天在家藏着,没敢出房门一步。毕竟这世界到处都是计生干部的眼睛。军说老家有点房子,想带她去住一段时间。她欣然同意。我便当了这个护花使者。乘着天黑,出现在这个城市的汽车总站。却说汽车刚要发动,上来一个穿着入时,性感逼人的青春少女。她坐在我的侧位。超短裙下的大腿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。我正看得出神,突然她哇的一声从坐位上倒了一下来,全身抽搐不止。我大惊,呆立一旁。却见小卉如脱兔一般,抚住那女孩,把手指伸进女孩的嘴里。一边招呼我过去帮忙。因为是个性感的女孩子,在众目睽睽下,我显得有点蹰促,却见小卉在喊,快过来,呆着干什么?这是救人啊。她叫我把手拼命抵住她的嘴。经过十几分钟的抢救,女孩回过神来了。我背上女孩重返候车室,交给车站的人托管,我们再重新上车。车上的人都用敬沛的目光看着小卉。我也重新认识了这个小卉。她不仅仅漂亮,而且有一颗善良的心。她笑着对我说,你忘了我是一个医生?我才恍然。她说那女孩得的是羊癫风。休息一会就会没事。如果今天不抵住她的牙,她的舌头今天就完了。我“哦”了一声,原来如此啊。  
我喜欢善良的人。蓝儿虽然成功,貌似没有她善良。人和人不同,我除了想要蓝儿,我也想要小卉。在这个黑漆漆的晚上,我突然有了一种比较坚定的想法。虽然现在军军象马屁精一样对她好,但我也知道,不久她又会成弃儿。军军和一个女人好,从来没有超过一年的。

4.日了小卉

 却说车乘着夜色到了一个小城市,军军的老家。军军早早在那恭候了。和军军在一起还有另一个文文。我们是同学,毕业后就一直吃在一起,住在一起了。我的“铁锅”共有四人,还有一个人远出当官去了。按下不提。常混在一起的就我们三人。如今象恭候王妃一样,恭候小卉的到来。文文是个很贱得的人,不管那个的女朋友来,他都要摸一摸抱一抱。我的蓝儿经常被她吃豆腐,光滑的臀上没少他的“狼瓜印”。但蓝儿就是蓝儿,她就象高贵的女皇,要近身,凭他们俩个花果山的孙猴子,真的上不起她。偶尔我带着蓝儿来这房间屌的时候,文文和军军都没有占到便宜。每到文起了野心的时候,她姨就会跑到我怀里来告状,她说你看你朋友要欺负我。不过我暂时还没有吃透蓝儿的意思之前,我实在不敢喊他俩个下手。最后,文文最多只摸得我女朋友的大腿根。弄得心里奇痒无比。
        等小卉洗漱的当口,我们三个人凑在一起,文说,搞不搞得?军就咳咳地笑,说,你想搞就搞,看你的本事哟。我是不管的。一会儿,卉就出现在我们面前。她说,你们在密谋什么?军说,我们打牌。好啊。卉说。于是我和卉坐对门,她弯腰起牌的时候,我可以直视到她内衣里的乳房,一荡一荡的。不想被她发现,她笑我色迷迷的。
她说,姨夫,你太色了。
我说你藏着那优物不给看不是浪费。看就看,她突然掀掉半边衣服,那乳就掉出来了。那乳确实很大,很挺,乳头呈暗黑色。刹那间,她又穿好了。这一来回,谁还有心思打牌。军说,谁输了谁脱衣服,脱光为止。不一会,我就和卉输得精光,我是屌着卵子打牌了。卉就露着逼摸牌了。这时,军军就丢下牌,抱她到被子上去干。文文跑得快,赤身露体给卉当靠背,军就一下一下地抽着。我在后面看卵子入洞的进出。逼水白白地湿了床单。平日听军军说卉浪得,这回是真领教了。她嘴里不停地叫,“操我的逼,用力操啊,用力......我的逼好爽啊,你爽不爽??我要,我要。”军大送了几下就不动了。射了。而卉还在全身扭动,“别停,别停”。这时文上来了,把鸡巴对着她黑黑的洞,刺了进去。来回十几下,也射了。我呢,看得傻了。但还没傻得愿意措过这样的机会。只是心里有点怕,毕竟我是她姨夫。过来啊,“乱乱”,小卉在这样呼唤我。于是我也扛枪入洞。哗,这洞非一般的洞。进入后顿时溢出一股淫气。男人就喜欢女人的浪。小时候就喜欢看隔壁的胖女人吵架。有一次和个男的吵。那男的就说,我操你妈。那胖女人就发了癫一样,一边脱裤,一边说,“你有胆你就来操我,看你敢操没有。你不操我就割掉你的鸟东西。”。呵呵,至今那女人的动作还历历在目。差点她成我的性偶像。每到想淫的时候就想到这情节。在暗地里把这女人操过无数遍。这个长得不好看又大我一圈的胖女人差点成了我的梦中情人呢。现在轮到我来操小卉了。什么感觉都有了。淫气浪气,还想到自己在轮奸一个女人,兴奋就不打一处来。况且人说有钱难买怀孕B呢。而且我平生第一次干了两姨侄,我真是不知被什么光罩住了。我和前面两位不同,我是慢枪。这是手绝活,让见识过的女人惊叹不止。我总会硬生生的把女人顶到高峰。女人不到高峰,我是绝不会射的。我这手绝活可能和长期的手淫有关。用手来总能把握到什么时候射。甚至只耍不射。这女人果然和她姨不同。她姨还远没有她浪。至少不会一边做爱一边淫声秽语。我抽插几百回合后,终于顶不住要射了。她也到了高潮。从来没有射得如此痛快淋漓。最后一击,把她和我同时冲向云天。最后让她阴户满足地灌满液体。但所有都平静下来的时候。她直视我的眼睛说:如果不是这种环境,你永远不会动我,是波?我说是。我说我怕你把我当禽兽。可是我喜欢禽兽,她说。“哎,难怪我姨这么喜欢你,原来你功夫这么好”。最后,我把她的阴添过一遍。圆满收场。别人说,看一个男人,是不是一个好男人,就看他肯不肯帮你舔下面。军军是肯定不会舔的。文文也不会。而我,是把女人当神来供的。每次做爱,总是要把女人伺候得舒舒服服。从来不把女人当动物,当射的盆器。我把作爱当作一门艺术,一种走向圣殿的高贵仪式。因此,枪炮过后,女人最后都成了我的库存。你看,这一次,军又要败了。现在是小卉对我最好。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万事开头难,这话没错。男女关系更是这样。我真的象做梦一样,就这样轻易上了她姪女。只要你敢抓第一把, 那个女人就是你的了。只要屌过一次,以后就可以随便屌了。这次之后,和卉屌过多少次就记不清了。反正是想要就要。她是来者不拒。反正她的阴户也是大户型的。一两个、两三个鸟,是根本不在乎。估计也要两三个连续上才满足得了她的欲望。
一夜巫山云雨过后,第二天早早地我就回我自己的城市去了。至少他们在这儿如何风流快活,我是享受不到了。估计他们也不会因为搞逼而虚脱。凡人做事总得有个度。而且这性事的东西,你要认真地耍就耍得出味道,如果你不认真,可能就和劈柴挑水一样乏味。诸不见,老公老婆在一起,个把月不行房,实在是常事。经常是懒得行房。这就叫做审美疲劳和性欲疲劳。为何我能够长久地保持很强的性欲?能够把爱做得放大几倍的享受?因为我很认真。因为我时时都记得培养性欲。严防疲劳。经常性的意淫,是最好的最能刺激和保持性能力的一种方法;偶尔还要抽出时间出来手淫。别少看了手淫,它能最大的放大你的想象空间。如果一个人只做爱不想象,那就很快没戏了。我的朋友都不太爱听我的,认为我在吹,所以也总也没什么长进。经常临阵阳萎或者搞几下就缴枪。可怜小卉又要干渴了。
我不能一直陪你,小卉。
却说生活永远不是做爱这么简单。 人还要吃喝拉撒, 为了吃喝拉撒,就还得有地位,有房子,有头有脸。就得拼命工作。所以说作爱是最简单的快乐,最环保,最原始,最极限的快乐。但这种快乐能保持多久,谁也没有把握。
    却说小卉在军军家老房子住得月余,慢慢的屋子里就散发出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郁闷。 一是军军本来就是个始乱终弃的家伙,他不可能总守住一个女人的,所以大多时候卉只能一个人呆在屋里;二是一个人活着不能只靠吃空气,是要花费的。卉从一个无忧无虑的少女,走到今天这个样子,以前没尝过没钱的烦恼,也不曾算计过从大款男人那搞点钱。没心计的笨女人啊。现在全靠军军支撑。再说别看卉落难“民间”,可她生活的格调一点也不肯降低,还是大手大脚地花钱。军军心里慢慢地觉得划不来。搞了个大肚婆,孩子又不是自己的,自己象个“老子”样伺候个娘们。日花月销,还不如去嫖来得赚。再说那个逼日来日去,也日不出新鲜感了。还得防着被自己老婆和旁人发现自己深屋藏婆娘的事情。
 我说啊,这做爱本是很纯很纯的东西,而一旦落到地上,不免就要沾灰。这信息传到我这儿,我就有点坐不住了。两个都是我舍不得的人,一个有钱有地位,一个落难贵族。一个我跟她出去要很装逼,一个我可以随意淫荡。我时常幻觉,她裸体站在窗前的背影。想得我不断叹气。怎么遇着这两个。
  卉本是一只凤凰,却落地为鸡。
      我再一次作为护花使者把她接回我生活的城市。在路上,她靠在我身上呜呜的哭了。只哭也不说话。我能说什么,做什么呢?说实话,卉是个好女孩。文静是她的外表,疯狂是她的特质。这正是我所爱的两样东西。
  回到我的城市,我们又恢复了三个人的生活。不同的是,我可以左右逢源了。她姨是很少在家的,我便可以和她在家慢慢操。不急不忙,想干多久就干多久。玩性,现在除了玩性还能玩什么。我觉得自己穷得只剩下性了。我是个刚离婚的人,离婚支付了一大笔帐单出去。现在欠的钱还有几万块。再说我是个放不下的人,前妻及跟着前妻的小孩那儿都是一笔不小的花销。虽然现在谈到个有钱的女朋友,但这没必就是好事。她有钱,不等于是你的。你还得为她撑档次。单是吃饭的花销就让人受不了。现在又操了个大肚子的,又得多要支持一些。其实这些帐都不大,买个西瓜,买餐菜,买点零食,买包纸。都是一个人正常生存交往所必须的。挨,要操逼,就得付款,这是天经地义的。不管有情,无情。但经济的拮据也是实实在在的事。
  还是说点快乐的吧。
  小卉的疯狂有时让人无法理喻。有时夜很深了,她还叫我出去打野炮。她说刺激。这里顺便说一句,她姨在另一个城市还有一个店,她要两边跑。这边只是一个驿站之一。好在我们住的不远就是一条江。江边很暗,很适合野战。野战完,她要去游水。这是我非常担心的事。但她坚持要游,还要裸泳。这让我又喜又惊。其实骨子里我和她是一样的人。我就喜欢不羁。说句心底的话,这次离婚后,我最想找一个过一生的女人就是个鸡!放荡的女人是我一生的追求。允许我一生放荡的女人,是我一生的追求。
 小卉要走了。因为产期快到了。她必须回老家找关系把这个不明不白的“黑孩子”生下来。在要离开的那个日子,我们难舍难分。我架起我的钢炮,磨好我的枪,从后面把她操得欲仙欲死(因为怀孕,最好从后面操)。她抓着我的蛋蛋说,等我把孩子生下来,我一定要和你好好地比比,看是你厉害还是我厉害。于是我们相约操逼生仔后。
       人生就象一场戏,分为一幕一幕。一场戏结束,另一场戏又开场。有些场子戏份足,有的场子戏份谈。和卉的日子,我把人生演绎到了高潮。其实,这世界真是缺了谁都行,只要不缺自己就可以了。只要自己在,这戏还得演下去。
  
5.残阳如血

在很长段时间,我和卉根本没有联系。在一年之后,她姨对我说,还记得卉吗?你去看看她吧。她孩子满周岁了。

   哦。看来卉还没有完全谈出我的生活之外。相约我的两位朋友,我们跑了几百公里路程,在一个陌生的城市,当我们几个经过一个窄小的楼梯走进她的小屋时,留给我们的空间是很有限的。房子不足十个平方。中间放着一个大洗澡盆。到处散着些小孩的衣服。她弯着腰把孩子轻轻地放到摇篮里,悄悄对我们说,轻点,孩子刚睡。孩子的嘴从乳房上刚出来。我又看到了她硕大的乳房。整整衣服,她坐下来。
我们看到卉了。她愈发显得消瘦了。当初的清纯之气,有了暮春的憔悴。她在忙着给小孩弄尿片。看到我们的到来,只是淡淡地说:谢谢你们跑这么远来看我。看来说的有些言不由衷。这已经是我们能企望的最好的结果了。想当初,哄她逼日的热情,到后来的日渐冷淡,以至最后断了音讯。这是多大的反差啊。这是任何一个女人都不会接受的结果。但是做为男人,如果每搞一个女人,都要承担到多大的责任,我看谁也承担不起。有人总觉得,我已经付费了。
       她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。在她老家,她投靠在哥哥家里。亲兄弟,什么都好说。加了个嫂子,就什么都不好说了。这也是人之常情。她的困境,从一接触的那一刻就一览无余。这样弄个野仔回来,上下左右的人都把她不当人。再加上经济上又拖累人。更是贱得一无是处了。真个贱B,全世界的人都这样对她了。这世界上如果还有人懂她,我算是一个了。我深深地理解她灵魂深处的傲慢与疯狂。我也知道,只有她才有一个真正的好B。我还知道,这B是一年多没有人操了。她是何等一个荡妇,如何能忍得了这一年?我是真不知道她是怎么过来的。
       “好累啊,累死了,都不想活了。”她象跟自己说还是跟别人说,不知道。
     相视无语。
        “谢谢你们啦,这大老远地来看我”
         空气中凝结着的是生疏和冷漠。军递过我们三人合打的一个封包。里面是六百元。
       “晚上就不接待你们啦,你看这孩子,一刻也走不开。再说,我在这也是个不受欢迎的人。等她嫂子回来,看到我们也不好。”
       “是啊,小卉”  我琢磨着用什么语言来说。“小卉,那我们晚上就返回了。”
        看看时间到了五点,小孩子又醒了。吵得要命。 我们几个起身告辞。
        在我走到楼下门口的时候,我收到卉发来的短信:“我好想要”。
        “要我留下?”我速回信。
         “不了,下回吧。”
         回头,见她立在窗口,抱着孩子。然后挤出一丝微笑。
         
     残阳如血,我好想哭。我这一年干什么去了,都不闻不问我的卉儿?我也怕她的不明不白之身?我不就是喜欢这种类型的吗?我喜欢她,我敢喊出来吗?我想哭,我怕再承担一个女人的费用?我真没有用。我是真担负不起她的费用啊。坐在车里,我们三人无语。我看着前方的晚霞,一行泪水悄悄地爬出来了。
   
6.实现诺言

     一晃时间又过了四年。 一个阳光明媚的中午,接到一个陌生的短信。
       “我晚上八点到--小卉”
        小卉!多么熟悉又陌生的名字啊。从那天离开,一晃就是四年。这四年间,我们间隔着一个跳断的时间断层。不过,只要我们两个,我和卉,没有一个被烧成灰,我们始终知道对方的存在。只是不知道对方的存在方式罢了。她怎么过来的?但她过来了,这是事实。而我,终因一个痛苦的事情,和她姨也劳燕分飞了。我,我不想说我做了什么错事。
       卉还是回来找我决战了。我心里默默的说。
       我必须找一个对得起她的宾馆(所谓对得起,起码是那种有能隔音房间的宾馆。)这个不费力就找到了。在这个城市,一百元的标间很容易找。
       在车站见到她的时候,她一袭长裙,婷婷玉立。美丽的脸蛋消了岁月的痕迹,又涣发出青春的光彩了。我试图从她的脸蛋上看四五年的风雨痕迹,好象什么都不曾发生,唯一变化的是多了几分成熟,更多了几分丰姿。不知道的人,如何也不敢相信她经历了如此艰苦的岁月。
       这就是品质!如一块美玉,碎了片片,也还是玉。  假玉碎了,里面就只有瓦硝了。
       走入宾馆,我把窗屏拉牢,一把把她抱走,虽然她个子很高,但是由于比较瘦,还是很容易被我抱起丢在床上。
      “你还有那么厉害吗?”她在摸挲我的头发。
       “我就知道你这次是养精蓄锐找我决战来了”我说。
       “知道就好。”
        解衣、宽带。她肌肤光彩照人。她脱掉内裤的刹那。那美丽的女性曲线一下子点燃了我男性的烈火。“我要操”(操是她喜欢说的浪语),我抱住她的臀就要从后直入。“猴急什么啊,一身汗臭臭的。”
        如是我们裸身进了洗澡间。热水拂着她的身子。我用嘴去吸她的奶。用手去摸她的逼。优物啊。在水的淋浴下,我用嘴拨开她的阴唇,用舌头给她口交。接着我们在浴室地上完成“对接”。顶进去的刹那,热血沸腾。全身溢满了女人香。不曾言语,先已呻吟。上下来回几十回合,抢抢到位,杆杆见底,淫液四溢。 洗澡间决战未果,和她转移到床上继续激战。直屌得她喊爹叫娘。她又发出不雅的浪声淫语来了。苦战一小时未果。躺在床上精疲力尽。她对我说,你都射了三次了,怎么还能干啊?我说我不知道,我就把我两次去嫖娼都硬不起的经历给她讲了。她直笑得肚子都痛了。怎么可能,你哄我啊?我说是真的,谁说一句假话死绝。我发咒了。这是确有其事的。嫖的时候,看到鲜嫩无比的小姑娘,竟然怎么也硬不起。 这性这玩易怪啊。做爱做爱真的是必须要和想做爱的人做爱才有味道。那些妓女,象个木瓜,上去就扒开腿等你进。还催你快点。这味道还不如自慰来得爽。而和老婆战,往往就是一发的子弹。交枪后就奔梦乡。毫无激情,等于是完成任务。操过三遍还想操的女人,世界上只有卉了。
       只有卉。你的洞是天生为我构筑。而我的枪是天生为你打造。这是我们最后的结论。
       最后,她俯卧于床上,我从后面插入。进去的时候就很紧。进去后就被紧匝着。这个招数,我试了很多次,只有和卉做这一式做得完美。这是件很奇怪的事。和别的女人也能勉强这样插。但插几下就要掉出来。或者冲痛对方。但和卉就很自然,不管怎么抽插,卵子都不会掉出来。而且卉只要平俯就可。也不需要把屁股翘起来。这个招很爽,双方都不累。这种狗屌式,本是很累的活,我和她做得竟如此自如。而且我感到卉已非常喜欢我这种冲她。那一夜,我就在后面冲了她一夜。她说她死去了这一夜。
       夜再长,也有天亮的时候。纯纯的性爱,很美也很短。留下她醇醇的女人香,送她再出“秦关”。
      卉这次过来,是来买嫁妆的。明着是买嫁妆,实际上是过来给我屌的。她找了个电力公司的男人。准备把自己嫁出去。没想到我屌了个新娘子。没入新房,先入我房。她隐瞒了她有孩子的事实。再说孩子有四岁了。又是个男孩,大人们都喜欢,就给老人家养去了。在这四年间,那个亲生父亲,建筑商,多次提出想要孩子,都被卉断然拒绝了。
      卉这一走,又是二年。
      这二年间,她明显显得不够安分。多次打电话对我说,她好想过自由鸟的日子。但她已没有了翅膀。她说她又怀孕了。但这次怀孕是一点感觉都没有。一直就想把孩子做掉。但男的坚决不给。
      “我多么渴望你那强有力的阴茎插入我的阴道......”她用这种直白赤裸裸的方式给我发短信。有段时间,每天早上起来都会收到她的一条这样的短信。
       她现在物质生活可以无忧了。因为她老公有一个好单位。但我知道她不幸福。她一直想冲出牢笼。但她明显地缺乏勇气了。经历了这么多,她不可能再振翅了,我知道的。连我也劝她安守天命,她还能怎的?
             这就是和侄女小卉的一段不伦恋。最终归于静寂。
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!